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的邻居是皇帝_ 第443章 欺师灭祖-

时间:2021-04-14 14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青史尽成灰小说我的邻居是皇帝 第443章 欺师灭祖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冯道觉得自己快死了,他的手指溃烂,眼睛也看不清楚了,甚至连脚趾也没了知觉,还变黄变黑,流出脓水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一生毫无节操,朝秦暮楚,做了太多的违背良心的事,积累的坏水身体都盛不住,流了出来?

    发现这么多可怕的症状之后,冯道变得十分沮丧,甚至想赶快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可有些时候,越是想死,就越是死不了。

    孙女不知从哪里淘来了一个方子,每天用盐水给冯道清洗双足,定期修剪趾甲,每天还要搀着老冯道转两圈,吃得食物也变得清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在孙女的精心照顾之下,冯道的病情居然没有恶化,还奇迹般顽强地活着。

    “老夫真是交了好运,有一个贴心的孙女在身边,真是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冯姑娘将盐水倒掉,用干净的细布仔细擦干祖父的两脚,换上柔软的鞋子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之后,她长出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些法子是有人教给我的,祖父的运气可不只是孙女而已。”

    冯道翻了翻已经浑浊不堪的眼球,他鼻子里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夫的眼睛虽然瞎了,可心里却一清二楚。老夫这是消渴之症,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,救不了了。告诉你缓解方法的人就是那个臭小子!老夫就是气他!”

    “爷爷,人家救了你的命,你还这么说,未免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合适不合适的?他没有良心,当初我说过,要把你嫁给他,这小子不答应,现在却同意娶符彦卿的女儿,他什么意思?难道我冯家的姑娘,配不上他?或者说冯家的门第,比不上符家?”

    冯姑娘笑了笑,“爷爷,人家魏王可是国丈,你老人家是真的比不上!况且,况且孙女早就不想了!”

    冯道语气不悦,“丫头,你是说气话,还是?”

    冯姑娘顿了顿,叹息道:“过去孙女不懂事,只觉得冠军侯是个英雄,可现在看起来,他行事太过无情,孙女觉得,人不可不怀有敬畏之心……祖父若是能劝他两句,或许对他是好事,对冯家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冯姑娘就起身,径直离开,留下冯道一个人,躺在竹椅上!

    冯道愕然半晌,突然笑着摇了摇头!

    傻丫头啊,你是读书读傻了,也让你爹给教得犯了傻!

    我冯家子孙不少,却都愚钝不堪,成了榆木疙瘩儿……唉,都怪老夫没教好啊!冯道越发无奈,弄到了这个地步,也怪他自己。

    老太师本来就是个挺矛盾的人,他一生朝秦暮楚,却希望后人不要走自己的老路,要他们恪守人臣之节,尊奉正道,刚直不阿……这么多要求压下来,冯家的子孙如何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等冯道发现的时候,已经晚了,改变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老太师后悔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正在他感叹的时候,突然有个人走了进来,他身量不高,长得却不差,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,看样子能有三十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来到了冯道的躺椅旁边,很自然替老太师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恩师,喝水!”

    冯道接过杯子,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。

    “李肆,你跟着为师也有十来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九年零八个月,能侍奉恩师,早晚聆听师父的教诲,是弟子三世修来的福气。”李肆说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冯道摇头,“不要这么说,你是李唐皇室后裔,身份尊贵,非比寻常,老夫也是受人之托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肆淡然一笑,自嘲道:“恩师,都过了多少代人了,李唐皇室又有什么尊贵可言?更何况我的祖上是吴王李恪,和高宗一脉疏远得很。当年若不是朱温将昭宗子孙全都杀了,也不会把我爹找出来。说实话,我都怀疑我爹是不是皇家后裔!”

    冯道苦笑道:“当年庄宗李存勖曾想过立李唐皇室子孙为帝,继续大唐江山社稷。他们沙陀人只充当天子爪牙,护卫大唐。奈何他没有扛得住诱惑,还是自己当了皇帝,当初若是让你爹继位……”

    冯道没有继续说下去,而是摇头道:“多少年的陈芝麻烂谷子,不说了,不说了!李肆啊,现在五姓七宗又聚在一起,打着复兴世家的旗号,兴风作浪,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李肆呵呵一笑,“恩师,什么五姓七宗,根本是往脸上贴金罢了!当年的山东世家就利欲熏心,唯恐天下不乱。都被杀了几十年,又重新冒出来,不过是攀认祖宗,借题发挥!要说起来,他们还不如弟子这个李唐皇室后裔来的真呢!”

    冯道又笑了,“不管真假,这次是要杀一个天昏地暗了。”

    李肆不屑道:“恩师,以陛下的威望,杀几个人还不至于那么夸张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冯道大笑,激动之下,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李肆连忙伸手,替师父拍打后背。

    半晌,冯道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“若只是杀人,也就罢了!你听说裴禹的死因吗?是那小子逼着他去行井田之法,裴禹走投无路,才碰死在行宫的。”

    李肆哑然一笑,“冠军侯心思机敏,以子之矛攻子之盾,裴禹自诩清流,却甘心给人当急先锋,死了也是活该,他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冯道笑了,“他的死活无关紧要,真正重要的是井田!以老夫所料,那小子不会平白无故提出来的,我猜他没准真的想恢复井田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肆大惊,“恩师,就算冠军侯有再大的本事,也不敢做这件事吧?”

    冯道摇头,“你不了解那小子,他有一颗改天换地的野心,却志不在皇位。你猜他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肆深深吸口气,沉吟道:“自古以来,比皇帝还了不起的,那就是圣贤了。莫非冠军侯有意改变千百年来的规矩……复兴井田,就是他的筹谋?”

    冯道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笑着道:“假如那小子真的想恢复井田,倒是和你的想法不谋而合啊!”

    李肆连连摇头,谦逊道:“师父,弟子的那点主张,不过是空想而已,不值一提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妄自菲薄,大唐盛极而衰,无数人扼腕叹息,你是李家后人,更加有切肤之痛,在兴衰上面下了多少工夫,为师一清二楚!”冯道颤颤哆嗦,抓住了李肆的手臂。

    老太师显得十分动容,“去吧,去见见那小子,他手上的力量不弱,你们师兄弟联手,或许真能做成这件大事……老夫一生随波逐流,碌碌无为,却能有两个杰出的弟子,总算能含笑九泉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柴荣和叶华,一起立在大殿门口,君臣两个只差了半个身位,他们同时望着西边,虽然看不清楚,但是却能听到悠悠然的哀乐之声。

    大约只隔了三条街道,就是裴家府邸!

    那只是个两进的小院落,十分窄**仄,突然涌进了那么多的贵客高朋,一下子就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把两旁的邻家也借了过来。

    高搭灵棚,挑着白幡,聘请鼓乐队伍,吹奏哀乐,声声不绝。

    大周施行灭佛之后,遍地的寺庙已经没有了,只有少数的几个大庙还招和尚,要想通过层层考核,成为僧人,简直比考进士还难。

    就在裴家的灵堂,足有四位僧人驾临,亲自念经超度。这个排场,怕是只有王公贵胄才能达到。

    前来吊唁的士绅名流,官吏,鸿儒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裴禹生前的好友也都来了,凑在一起,追忆过往,不时抹抹眼泪,悲愤而哀恸。裴禹的三个儿子,最大的才十五岁,最小的只有六岁,浑身孝服麻衣,跪在薄皮棺材前面,每当客人进来,就要磕头答谢。

    磕得脑门肿了,哭得眼角裂了,三个孩子就像是木偶似的,可怜巴巴!

    “裴兄一心为了天下苍生,冒死进谏,却遭到佞臣陷害,惨死金殿。夫人节烈之人,替夫殉节,当真是世所罕有!他们夫妻肝胆照日月,气宇震长空,真是愧煞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绣衣使者无法无天,陛下又偏听偏信,正道不行,我辈真是枉为读书人!”

    他们正在谈论,突然有人跌跌撞撞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范相公,范相公前来吊唁了!”

    范质来了!

    这帮人欣喜若狂,急忙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刚把范质接进来,又有人来送信,说冯平和冯吉也来了!

    这下子他们更喜悦了,冯太师虽然没有亲至,但是他的两位公子到了,也足以代表太师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能拉来冯道,这可是一大胜利!

    毕竟冯道是叶华的师父,有这一层关系在,叶华要是敢胡来,就是欺师灭祖!就是大逆不道!

    他敢做吗?

    现在的局面,就像是一口沸腾的大锅,每个人都不断往里面下料,究竟会煮出来什么,谁也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倒是冯平和冯吉,两个人抿着嘴没有多说什么。他们过来可没有经过冯道的点头,事实上老太师消渴之症愈发严重,早就管不了后辈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祭奠节妇,还请大家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两兄弟到了灵前,上香行礼之后,就准备离开,这帮人却不想轻易放过他们,正在拉扯的时候,突然有人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骠骑卫来人了,把周围全都给包围了!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